红军班长冒险排除未爆炸新弹种 炸出叁米深圳大学坑

  王源松竟然夺冠了!

和平年代的军人价值到底体现在哪?

图片 1
资料图:解放军扫雷作业

  5月4日,该旅比武考核结果公布。看到十四连上等兵王源松走上一炮手专业第一名的领奖台,许多官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

  一个人的生命有限,精神却可以薪火相传。

  为啥?因为王源松从病床上回到连队还不到5个月,脚上还带着4枚钢钉!

在落实“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中,中部战区陆军围绕军人价值的话题,在所属部队有针对性组织了“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群众性大讨论活动,第81集团军某旅是活动的先行试点单位。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为您带来记者在该旅的采访见闻,一同思考“新时代革命军人价值观”这个问题。

  50年前,英雄王杰用生命谱写了一曲战斗精神壮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成为一个时代的强音。

  去年,王源松训练时不慎摔伤造成左脚趾骨骨折。手术加上静养,一晃就是半年。等他得到军医许可恢复训练,时间已是今年年初。

图片 2

  如果王杰还活着,今年已是73岁了。但在第12集团军某旅王杰生前所在连,铜塑的青春面庞,永远定格着他23岁的容颜。

  那时,王源松心中充满矛盾:受伤后半年多没参加训练,如果不加大训练强度,就赶不上连队训练进度,会拖连队后腿;可加大训练强度,又可能再次受伤。“我该怎样做?”王源松在心里一遍遍问自己。

由一名战士的遗憾说开去

  “王杰!”每天晚点名,全连第一个呼点的仍然是他的名字。全连官兵齐声答“到!”振聋发聩的呼喊,让官兵明白,王杰50年来依旧站在队列里。

  就在王源松不知怎么办才好时,旅里组织的“新一代革命军人样子”大讨论活动开始了。从中,他找到了答案。

■解放军报记者 周 远 通讯员 邹 贝

  斗转星移,血脉赓续。连队官兵用王杰精神固本培元,以战斗作风攻坚克难,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集体二等功11次。今年2月,南京军区授予该连“弘扬‘两不怕’精神模范连”荣誉称号。

  在大讨论活动中,旅里组织观看纪录片《中国特种作战部队》。负重泅渡、潜伏侦察、丛林突击……看着纪录片中的一幕幕战斗场景,王源松感到血脉贲张:“这才叫军人!”

去年秋天,中部战区陆军一个工作组在第81集团军某旅调研时,组织了一次座谈。当时谁也没想到,这次座谈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近日,记者走进这个英雄集体,采撷他们弘扬“两不怕”精神,用英雄血性为钢刀利刃加钢淬火的故事。

  随后,连队围绕“有血性”话题组织的讨论会,更让王源松深受触动。“当兵就要当能打仗的兵。”“作为军人,面对危险也要敢于冲上去。”听着战友们的发言,王源松陷入深思。当听到一名战友发言中提到《亮剑》主人公李云龙在战斗中的呐喊“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一道岭”时,王源松再也坐不住了:“既然来当兵,我就要对得起这身军装,把武艺练精!”他的发言赢得战友热烈掌声。

座谈中,列兵王恒天介绍了自己的一段心路历程。

  “血性,永远是军队的脊梁,军人的本色”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王源松在军医指导下制订了科学的训练计划,逐步加大训练强度,但很快就感到身体有些吃不消。夜深人静时,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时问自己这样做值不值?可想到讨论会上自己的发言,想到战友们的掌声,他咬紧了牙关:“是男人,说话就要算数!”

王恒天入伍前就是一名军迷,抱着保家卫国的志向来到部队,各项成绩提高很快,不到半年就成了一名训练标兵。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建功军营之时,一场意外发生了:他在一次400米障碍训练中,脚下一滑,从云梯上摔了下来,导致十字韧带撕裂。医生告诉他,以后要避免剧烈运动。

  “连长、指导员,让我上吧!”

  有付出就有收获。咬牙坚持,让王源松的训练成绩突飞猛进,竟然在这次比武中夺冠了。

就这样,一个训练尖子变成了病号,入伍不到一年,就有了退伍的打算。受伤后,王恒天一直没有和家里说,一方面是怕家人担心,一方面是不好意思说。

  前段时间,该旅组织的一次夜间实弹演练结束后,有3发未爆弹必须及时排除。当时,演习地域环境陌生,能见度低,新弹种排爆风险很大。紧要关头,王杰生前所在连班长孙建硕率先请战。但看着两个月后即将为人父的孙建硕,连长王光照和指导员张威犹豫了。

  王源松走下领奖台,许多战友围过来称赞他了不起。王源松却说:作为新一代革命军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王恒天说,他准备明年退伍,在部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参与真正的实战,学习的本领用不上不说,身体还受了伤。如果是战场上受了伤,回家还可以炫耀一下战伤,训练场上受伤就说不上光彩,这有点太不值了。

  该连是全旅唯一的工兵地爆专业连队,排除哑弹这样的生死考验,对连队官兵来说已是家常便饭,孙建硕入伍至今就曾执行排爆任务40余次。按说孙建硕是“技术大拿”,他执行任务最可靠,可在妻子即将分娩的时候孙建硕如果出了意外怎么办?

大家表示,有这样想法的战士不止王恒天一个。训练难免受伤,战士根据个人情况规划未来也可以理解,但这名列兵的遗憾,引发了工作组的深思:和战场受伤相比,训练受伤真的不应该感到光荣吗?

  “请连队放心,我技术过硬,保证完成任务!”孙建硕再三请求,态度坚决;王光照和张威反复考量,最终批准。

列兵的遗憾里,暗含着军人对自我价值的判断。有一位军人曾这样说:农民种地出粮食,工人做工出产品,科学家科研出成果,社会上很多职业都会产生让人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价值;唯独军人的价值,只能当战争来临之际,在战火硝烟的战场上,才能有全面展现的机会。

  3个多小时后,传来“轰”一声巨响,孙建硕成功将哑弹转移诱爆。现场那个深3米、直径4米的大坑,则见证了此次排爆的危险系数。

诚然,我军已经近30年没打仗了。承平日久,部分军人认为自己只训练、不打仗,自信、自豪不起来,慢慢对训练的价值、坚守的价值、付出的价值认识不够充分,对和平年代军人的地位作用认识不到位。

  “血性,永远是军队的脊梁,军人的本色!”在今年该旅组织的“弘扬‘两不怕’精神,争当‘四有’新一代革命军人”典型事迹报告会上,孙建硕的发言感染了在场每一个人。

工作组将这一情况向战区陆军领导进行了汇报,党委“一班人”认识到,和平年代军人怎么认识评价自己,不是一个小问题。我们平日大力倡导像打仗一样训练,但如何让官兵觉得训练和打仗一样光荣?作为新时代革命军人,如果没有发自内心的光荣感、价值感,长久的、自觉的训练热情从何而来?军人受尊崇首先军人要自我尊崇,认识不到自身价值,何来自我尊崇?

  近年来,连队在集团军第一个开展夜间实爆训练,第一个组织水下破障攻关,第一个在复杂电磁环境下实施遥控爆破……在连队官兵眼里,这些“第一次”都是为了在未来战场打头阵。

“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行为方式。”今天的我们需要静下心来想一想:和平年代的军人价值到底体现在哪里。

  2013年7月,旅里担负一项重难点课题攻关任务,把岸滩工程保障这块“硬骨头”交给了王杰生前所在连。官兵们在完成长距离奔袭、连续破障等战
术动作后,还要两人一组抬着数十公斤重的设备来回10多趟进行技术试验,一天下来个个累得直不起腰。但在接下来的50多天里,连队在完成试验保障任务的同
时,始终按实战标准满负荷训练。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