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自杀特攻队申遗 称维尔纽斯大屠杀也可申请

图片 1
图为所谓“神风特攻队”队员照片

图片 2
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在新闻发布会上

日本“神风特攻队”申遗,外表彬彬有礼实则不知廉耻!

图片 3
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在新闻发布会上

  新华网北京5月14日电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日本南九州市知览町,是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为一举挽回冲绳战争劣势而展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自杀式攻击的作战基地。上千名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从这里出发,驾驶着只装载单程燃料的战机,誓与敌人同归于尽。

日本这个民族真的是不可原谅,不可同情,不可忽视的国家,2015年5月14日,东京,日本民众在首相官邸前举行示威活动,抗议安倍政府试图解禁集体自卫权。日本竟然敢申遗,你怎么不把你们av产业也申遗呀!

  新华网北京5月14日电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日本南九州市知览町,是太平洋战争后期日本为一举挽回冲绳战争劣势而展开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自杀式攻击的作战基地。上千名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从这里出发,驾驶着只装载单程燃料的战机,誓与敌人同归于尽。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约1.4万份敢死队员的遗物,并且连续两年要为这些充斥着“玉碎”、“忠君”字眼的材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引起世界各国强烈反应。

太平洋战争后期,负隅顽抗的日本孤注一掷地组织“神风特攻队”实施自杀式攻击。日本南九州市知览町是当年日本陆军航空兵特攻队的主要基地。上千名狂热信奉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从这里出发,作为“神风特攻队”的成员,驾驶着只装载单程燃料的战机,冲向美军舰船……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约1.4万份敢死队员的遗物,并且连续两年要为这些充斥着“玉碎”、“忠君”字眼的材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引起世界各国强烈反应。

  为了证明自己只是“单纯向世人传递战争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和纪念馆工作人员13日下午在东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

众所周知,“神风特攻队”是日本军国主义、武士道精神的化身,真他妈恶心的化身。一个外表规规矩矩讲礼仪的国家,内心却是装了这么一个垃圾东西。看看德国是怎么如何成为国际大国的!日本民族自卑心强烈的作祟下,驱使着日本做这些勾当令人不禁恶心,这个民族就是应该多投几个核子弹才能安分的民族。

  为了证明自己只是“单纯向世人传递战争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和纪念馆工作人员13日下午在东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

  新闻发布会一开始,日方人员就竭力洗白自己:“70年过去,留存关于那段惨痛记忆的人越来越少。为了与世界分享记录这段特别历史的文献资料,让它能永远提醒世界各国、子孙后代人们战争的惨痛,维护世界和平,我们决定为其申请登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项目,绝对不是为了美化、合理化神风特攻队历史。”

日本为什么这么明目张胆的去申遗呢?

  新闻发布会一开始,日方人员就竭力洗白自己:“70年过去,留存关于那段惨痛记忆的人越来越少。为了与世界分享记录这段特别历史的文献资料,让它能永远提醒世界各国、子孙后代人们战争的惨痛,维护世界和平,我们决定为其申请登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项目,绝对不是为了美化、合理化神风特攻队历史。”

  在接下来的申明中,南九州市长和“知览会馆”的上野胜郎又多次重申以上内容,表明自己与最近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明治工业革命遗址”不同,并且要求参会的国际媒体多加宣传,以打消其他战争受害国的疑虑和担忧。现场记者告诉新华国际客户端,不得不承认,他们态度谦逊,言辞恳切,甚至可以说巧舌如簧,颇有些迷惑性。然而,一到提问环节,面对多名外国和本国记者的犀利提问,他们却频频陷入沉默。

原因有一、日辩称“非美化”遭质疑

  在接下来的申明中,南九州市长和“知览会馆”的上野胜郎又多次重申以上内容,表明自己与最近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明治工业革命遗址”不同,并且要求参会的国际媒体多加宣传,以打消其他战争受害国的疑虑和担忧。现场记者告诉新华国际客户端,不得不承认,他们态度谦逊,言辞恳切,甚至可以说巧舌如簧,颇有些迷惑性。然而,一到提问环节,面对多名外国和本国记者的犀利提问,他们却频频陷入沉默。

  Q1: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首先提问。他说,自己曾参观过“知览会馆”,但是印象与主办方今天所宣传的并不相同。“我记得纪念馆的文字说明里,没有一处提及战争的恐怖。参观完后,我确实感觉到这是个悲剧,但是(特攻队员的牺牲)却给人留下高尚、甚至崇高死亡的印象。”

位于南九州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收集了大约1.4万份“神风”特攻队员遗物。但引起多国强烈反感的是,这家“和平会馆”连续两年为这些充斥着“玉碎”“忠君”等字眼的材料申请“世界记忆遗产”。

  Q1:英国《泰晤士报》记者首先提问。他说,自己曾参观过“知览会馆”,但是印象与主办方今天所宣传的并不相同。“我记得纪念馆的文字说明里,没有一处提及战争的恐怖。参观完后,我确实感觉到这是个悲剧,但是(特攻队员的牺牲)却给人留下高尚、甚至崇高死亡的印象。”

  他要求主办方解释两种印象的偏差,后者的解释却十分牵强。主办方说,作为一个和平纪念馆,“知览会馆”的主要目的是要向人们传递和平的可贵,所以在展出说明中,着重表现了这一点。“从阅读飞行员们的遗书,我们就能感受到战争的恐怖。如果大家对此有疑惑,我们以后会改善。”

13日,南九州市长霜出勘平、“知览会馆”馆长兼南九州世界记忆遗产推进室室长上野胜郎、“知览会馆”管理主任桑代睦雄在东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召开新闻发布会,试图再次说明他们“申遗”行动是为了“单纯向世人传递战争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不过,他们并没有达到他们预想的效果,因为现场记者强烈质疑日方申遗动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