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害怕的事发生了中国和日本还要大幅度减持美国国家公债降至18年来最低 | 共鸣

  文章称,当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时候,中国是美元资产的净卖出国,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的贷款人指望更加省钱地偿还他们的美元债务。当私营部门净卖出美元的时候,央行积累起美元。当2015年美元开始走软的时候,中国的贷款人购买美元以偿还他们的美元债务。于是私营部门成为美元净买入者。央行通过出售美元满足私营部门的需求。国际清算银行的经济学家在去年3月对这一切作出了充分的解释。

摘要: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2月14日发表题为《中日外汇储备:为什么彭博社搞错了?》一文。文章称,彭博新闻社2月13日发表一篇有着引人注目标题《美国最大债权国抛售美国国债作为对川普的警告》的文章,推测说“在川普时代,美国最大的外国债权国在为美国政府提
…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2月14日发表题为《中日外汇储备:为什么彭博社搞错了?》一文。文章称,彭博新闻社2月13日发表一篇有着引人注目标题《美国最大债权国抛售美国国债作为对川普的警告》的文章,推测说“在川普时代,美国最大的外国债权国在为美国政府提供资金的问题上正在突然改变主意”,接着又说,“从东京到北京和伦敦,人们的共识显而易见:目前几乎没有海外投资者希望踏入13.9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不管是川普总统任内赤字增加和通胀上升的前景,还是美联储将数次提高利率,世界上最安全的债务市场似乎变得不那么理所当然了——尤其是11月以来收益率上升之后”。  文章称,上面两段引文中唯一正确的大概是有关美国国债收益率从去年11月以来出现上升的陈述……而对此作出充分解释的是市场对川普宣布的减税和基础设施政策将导致较高增长、也许还有更高的通胀和美联储政策利率的极为理性的预期。  在消极的政治方面,彭博社这篇报道可能会完全有利于恢复和助长长期存在的潜在偏执型担忧,即认为中国和日本有朝一日将通过扬言抛售手中持有的巨额美国国债而对美国政府进行政治勒索。  文章称,事实恰恰与此相反。在美联储为外国央行持有的国债与美元国债收益率之间没有可觉察的关系。图表显示,在2015年末和2016年末外国央行(主要是中国)坚持美元储备时,国债收益率出现稳步下降。在美国大选后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而当时外国央行持有的国债实际上反而略有上升。  这并不完全违背供求法则。但片面地把视线盯在外国央行的美元储备上——就像彭博社的报道那样——却纯粹是没有找到重点。  文章称,当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时候,中国是美元资产的净卖出国,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的贷款人指望更加省钱地偿还他们的美元债务。当私营部门净卖出美元的时候,央行积累起美元。当2015年美元开始走软的时候,中国的贷款人购买美元以偿还他们的美元债务。于是私营部门成为美元净买入者。央行通过出售美元满足私营部门的需求。国际清算银行的经济学家在去年3月对这一切作出了充分的解释。  不存在预期央行的这种买入行为会对美元利率——并因而对美国的经济命运——产生任何影响的理由。这完全取决于具体情况。在2003年和2004年期间,外国央行阻止美元贬值的大规模干预对美国国债收益率产生影响。但是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影响,现有的所有经济指标测试都无法提供这样的证据。  报道称,与官方资金相比,流入和流出美国国债的民间资金只是九牛一毛:投资者无需担心中国央行和日本央行就它们所持美元储备作出的决定。

与此同时,作为美国第二大“债主”,日本持有的美国国债在11月份连续第四个月减少,下降0.9%至1.08万亿美元,为四年多来的最低水平。

  香港亚洲时报在线网站2月14日发表题为《中日外汇储备:为什么彭博社搞错了?》一文。文章称,彭博新闻社2月13日发表一篇有着引人注目标题《美国最大债权国抛售美国国债作为对特朗普的警告》的文章,推测说“在特朗普时代,美国最大的外国债权国在为美国政府提供资金的问题上正在突然改变主意”,接着又说,“从东京到北京和伦敦,人们的共识显而易见:目前几乎没有海外投资者希望踏入13.9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不管是特朗普总统任内赤字增加和通胀上升的前景,还是美联储将数次提高利率,世界上最安全的债务市场似乎变得不那么理所当然了——尤其是11月以来收益率上升之后”。

《今日美国》称,数十年以来,美国的负债行为是一种战略性的负债,这种负债使美国在面对它的主要债权人时显得有些脆弱不堪。以及美国对这些国家资本的依赖还在不断地增强的现实。美元似乎已经把自己和未来抵押给了债权国。

  在消极的政治方面,彭博社这篇报道可能会完全有利于恢复和助长长期存在的潜在偏执型担忧,即认为中国和日本有朝一日将通过扬言抛售手中持有的巨额美国国债而对美国政府进行政治勒索。

图片 1

  文章称,上面两段引文中唯一正确的大概是有关美国国债收益率从去年11月以来出现上升的陈述……而对此作出充分解释的是市场对特朗普宣布的减税和基础设施政策将导致较高增长、也许还有更高的通胀和美联储政策利率的极为理性的预期。

BWC中文网注意到,正如下图所示,中国和日本合计持有美国国债的份额在去年11月下降到所有外国持有美国债务的大约36%,这是大约18年来的最低水平。目前中国三分之一以上的外储资产是美国国债。

  不存在预期央行的这种买入行为会对美元利率——并因而对美国的经济命运——产生任何影响的理由。这完全取决于具体情况。在2003年和2004年期间,外国央行阻止美元贬值的大规模干预对美国国债收益率产生影响。但是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影响,现有的所有经济指标测试都无法提供这样的证据。

2017年11月TIC报告:中国和日本所持美国国债比重双双降至2000年以来最低。

  这并不完全违背供求法则。但片面地把视线盯在外国央行的美元储备上——就像彭博社的报道那样——却纯粹是没有找到重点。

图片 2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