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直播赔3万风浪详细情形,吴永宁个人资料爬高楼坠亡怎么回事

文 | AI财经社 兰嘉心

2017年11月,专门在网络直播平台进行高楼攀爬直播的吴永宁意外坠亡,悲剧在网络上引起争论的同时,也让其家人陷入了悲痛之中。

5月2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极限运动爱好者吴永宁家属诉“花椒直播”平台案作出一审宣判。此前,因认为“花椒直播”平台没有对用户发布的高度危险性视频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导致自己的儿子吴永宁攀爬高楼坠亡,家属何某以网络侵权责任为由,将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各项损失共计6万元。

编 | 明萱

因认为“花椒直播”对于用户发布的高度危险性视频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致其子吴永宁攀爬高楼坠亡,吴永宁的母亲何某以网络侵权责任为由,将“花椒直播”的运营方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密境和风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各项损失共计6万元。

根据法院一审判决,密境和风公司应承担网络侵权责任,并向原告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各项损失3万元。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5月2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对该案进行宣判,法院认定密境和风公司承担网络侵权责任,判决其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万元。

儿子失手坠落身亡,家属指责直播平台未告诫、制止

“我喜欢高空,喜欢爬,喜欢刺激。”吴永宁曾在微博写道。从湖南小村落走出的少年,本想通过征服高楼以改变命运。在长沙、重庆等地,他爬过数座百米高楼,并收获百万粉丝,被称为“极限挑战第一人”。

坠亡者父亲:

何某在起诉时称,吴永宁从2017年开始,在密境和风公司旗下的“花椒直播”等各大主流网络平台发布了大量的徒手攀爬高楼等高度危险性视频,视频总浏览量超过3亿人次,也因此拥有了上百万粉丝。

然而,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17年11月,在攀爬263米高楼时,吴永宁失手坠楼。其好友在其过世后写道原因“身体抱恙,攀爬时体力不支”。

花椒直播未尽到审查监管、安全保障义务

图片 1

之后,吴永宁母亲以网络侵权责任为由,将花椒直播运营公司诉至法院。她认为,花椒直播对于用户发布的高度危险性视频没有尽到合理的审查和监管义务,致其子吴永宁攀爬高楼坠亡,要求花椒直播赔偿6万元并道歉。

原告何某诉称,本案所涉案外人吴永宁曾经在浙江横店影视城担任过演员。从2017年开始,其在被告旗下的网络平台“花椒直播”等各大主流网络平台发布了大量的徒手攀爬高楼等高度危险性视频,视频总浏览量超过3亿人次,因此拥有了上百万粉丝,成为了网络名人。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时,失手坠落身亡。

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时,失手坠落身亡。

5月2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极限运动爱好者吴永宁家属诉“花椒直播”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花椒直播”应对吴永宁的坠亡承担网络侵权责任,判决向原告赔偿3万元。

图片 2吴永宁生前资料”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何某认为,密境和风公司明知吴永宁发布的视频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拍摄过程中很可能会发生意外,但被告为了提高其网络平台的知名度、美誉度、用户的参与度等从而获取更大的盈利,未对吴永宁的行为予以告诫和制止,也未对其发布的危险视频采取删除、屏蔽、
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而且吴永宁坠亡时,正处于和“花椒直播”的签约期内。

图片 3

{“type”:1,”value”:”原告何某认为,被告密境和风公司明知吴永宁发布的视频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其拍摄过程中很可能会发生意外,但被告为了提高其网络平台的知名度、美誉度、用户的参与度、活跃度等从而获取更大的盈利,未对吴永宁的行为予以告诫和制止,也未对其发布的危险视频采取删除、屏蔽、
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被告是公共网络空间管理人,其没有对吴永宁尽到安全提示、安全保障的义务。且吴永宁坠亡时,正处于和“花椒直播”的签约期内,被告对其死亡有直接的推动和因果关系,应承担侵权责任。

作为被告的密境和风公司辩称,花椒直播平台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行为并不具有在现实空间侵犯吴永宁人身权的可能性,不是侵权行为。吴永宁上传的视频内容也不是法律法规禁止的内容,其没有应当处理的法定义务。

从演员到“极限挑战第一人”

被告密境和风公司辩称:

同时,被告称其未指令吴永宁做超出其挑战能力或者不擅长的挑战项目,公司与吴永宁之间就花椒直播软件新版本的推广合作不是加害行为。

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市62层、263米的华远国际中心时,在未采取安全措施情况下,由于体力不支失手坠亡。事发时,这位被称为“极限高空第一人”的少年,仅有26岁。

1.花椒直播平台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行为并不具有在现实空间侵犯吴永宁人身权的可能性,不是侵权行为。

另外,吴永宁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因极限挑战屡屡成功已声名鹊起,应认为其具有一定极限挑战的能力,被告并非明知或应知吴永宁不具备挑战能力而要求或放任他挑战,不具有主观侵权过错。

挑战高楼的选择与武行演员出身不无关系。吴永宁的老家位于湖南宁乡市南芬塘村,据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由于母亲患精神疾病常年吃药,吴永宁家的经济条件处于该村中等偏下。吴永宁自十几岁开始学习武术,念完高二后,吴永宁从小村落走出,到横店影视城打拼。

2.吴永宁上传的视频内容非法律法规禁止内容,被告没有应当处理的法定义务,不作处理不具违法性。

法院:平台未进行安全提示,应承担轻微责任

在横店影视城中,吴永宁主要做群演和武行,扮演过死尸、乞丐、打枪的日本军官等。

3.被告与吴永宁之间就花椒直播软件新版本的推广合作不是加害行为,被告未指令其做超出其挑战能力或者不擅长的挑战项目。

在被告的安全保障义务认定方面,法院认为网络服务提供者作为网络空间的管理者、经营者、组织者,在一定情况下,其在虚拟的网络空间中亦对网络用户负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故网络服务提供者有可能因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而产生网络侵权的责任,但内容有别于传统实体空间下的安全保障义务内容,应仅包含审核、告知、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

公开资料显示,横店群演一天工作时长约为8小时,薪资约80元;武行分为编外武行和挨打武行,挨打武行薪资为一天200元,高于编外武行100元。据此前媒体报道,为拿到更多的报酬,吴永宁通常选择挨打武行。彼时,吴永宁在社交平台上用“演员吴永宁”介绍自己。

4.被告前述行为与吴永宁高坠身亡不具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被告未参与其挑战行为,且吴从事极限挑战的目的未必为了获得报酬。即使被告不为前述行为也不能避免吴继续从事极限挑战从而致其坠亡。

图片 4

2017年下半年时,吴永宁变得“好像有钱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其继父这样表示。同时,继父表示,吴永宁心底很善良,会主动给父母存电话费、缴电费等,“他把母亲看得很重,省出几百块钱都要给他妈妈”。

5.吴永宁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因极限挑战屡屡成功已声名鹊起,应认为其具有一定极限挑战的能力,被告并非明知或应知吴永宁不具备挑战能力而要求或放任他挑战,不具有主观侵权过错。

因此,本案被告密境和风公司应负有网络空间中对网络用户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

然而,其家人在日后才得知,这源于吴永宁拍摄的极限视频。母亲何某起诉时称,自2017年开始,吴永宁在密境和风公司旗下的“花椒直播”等各大主流网络平台上,发布了大量徒手攀爬高楼等高度危险性视频。视频总浏览量逾3亿人次,粉丝有上百万人。

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应对用户

“花椒直播”平台作为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且该平台具有盈利性,与吴永宁共同分享了打赏收益,理应对其承担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

依靠做武行练就的身体素质,吴永宁挑战了武汉330米高的越秀财富中心、重庆287米高的联合国际大厦、长沙452米的国金中心等高楼。他在微博个人简介处写下目标,“无任何保护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并称自己为“国内极限高空运动挑战第一人”。

承担相应安全保障义务?

吴永宁上传“花椒直播”平台的视频大部分为高空危险视频,其攀爬及表演高空危险动作过程中未穿戴防护设备。被告曾经邀请吴永宁参与代言活动,可见其对吴拍摄视频内容的危险性是明知的,对可能造成的危险结果也是可以预测的。但被告未对吴上传的危险视频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措施,系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同时,被告也未对吴永宁进行安全提示,故对吴永宁坠亡存在过错。

其好友对媒体介绍道:“自从爬楼视频火了以后,吴永宁通过视频网站的奖励、开直播、广告代言,有时一天就能赚到当演员时一个月的收入”。而网传吴永宁拍摄极限挑战视频是为给母亲治病。

庭审中,案件双方争议焦点集中在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需要对网络用户承担安全保障义务,以及被告是否构成侵权、侵权责任又该如何认定?

法院同时指出,被告的这种审查义务应是在明知或应知上传的视频内容可能具有危险性,并可能会产生风险的情况下进行的“被动式”审查,而非主动审查义务,否则会苛以平台过重的审查义务,造成过高的运营成本,不利于行业发展。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