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桌旁老歌星“磨”知名曲,百多年后,江南丝竹依旧婉转缠绵

摘要:丝竹春声

丝竹悠扬萦古城 梦听余音夜不寐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06.01

“一曲丝竹心已醉,梦听余音夜不寐。其中奥妙谁得知?仙乐霓裳人间回。”

江南丝竹是“丝竹”乐的一个分支,流行于江南,盛行于沪宁杭地区。丝竹指两类乐器,即丝乐器和竹乐器。丝乐器指用丝弦的弓弦乐器,如二胡、琵琶、中胡等,丝弦乐器是弦乐器的一种,多用弓弦拉奏和弹拨;竹乐器用竹子为材料做成的乐器,如竹笛、笙、箫等。

江南丝竹流派繁多,曲目广泛,演奏技法成熟,擅长大型套曲,是中国器乐乐种中流传广泛的一支。近数十年发生了一些变化,无论从经典曲目或乐队编制、演奏技法方面都企图有所创新,即继承和发展并举。

丝竹音乐在中国的流播传承历史十分久远,早在《周礼·春宫》一书中就有:“……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的记载;《晋书·乐志》中也有“丝竹更相知”的说法。而自唐宋以来,诸多文献都记有丝竹音乐在江、浙、沪一带流行的大量文字记载。但现上海以及周边地区,是“江南丝竹”作为一个乐种最终定名和成熟的地区。

江南丝竹乐队编制灵活,一般以丝乐器和竹乐器为主体,配有一些打击乐器,如鼓、板、木鱼和铃等。可根据不同乐曲表现的需要和客观条件,小可以仅用一丝一竹两件乐器,如二胡和笛子组成乐队,大的乐队可以有数十人组成。主要乐器为曲笛、笙、箫、二胡、琵琶、三弦、扬琴、秦琴、鼓板、铃或木鱼。演奏形式分“坐奏”和立奏。

大奖88pt88手机版,代表作品有所谓的“江南丝竹八大曲”:《中花六板》、《三六》、《慢三六》、《慢六板》、《行街》、《云庆》、《四合如意》、《欢乐歌》。此外,流行的还有《老六板》、《快六板》、《快花六》、《柳青娘》、《霓裳曲》等。

江南丝竹,它是流行于江苏南部、浙江一带的器乐合奏形式。以丝弦乐器和竹管乐器为基本编制,其中有二胡、琵琶、扬琴、三弦、笛、笙、箫等,还有一些打击乐器如鼓、板等。编制少则二、三人,多则七、八人。合奏时,每件乐器既富鲜明个性又互相和谐,手法常用加花变奏。风格优雅华丽,曲调流畅委婉。反映出江南人勤劳朴实,细致含蓄的性格特色。其代表曲目如:

《中花六板》,是从母曲《老六板》“放慢加花”衍生、发展成为与原型有一定对比的新型乐曲。“放慢”是将母曲的音调节奏,逐层成倍加以扩充,如将一拍放慢为两拍或四拍,用以扩大结构。“加花”是在放慢的节奏上,围绕母曲的骨干音,增添几个相邻的音,以装饰和丰富旋律。该曲曲调清新抒情,富有浓郁的江南风味;

《四合如意》是由八首曲牌联缀而成的大型套曲。包括《小拜堂》《玉娥郎》《巧连环》《云阳板》《紧急风》《头卖》《二卖》《三卖》。各曲调间没有素材上的必然联系,前后亮相次序,常取各曲速度和情绪。民间采用坐乐形式演奏,严格按照一竹一丝相间的顺序排坐,八个部分以不同乐器依次轮流独奏,有如击鼓传花,相互传递、相互竞赛,并与合奏穿插进行,音色对比,相逐成趣。《云庆》《欢乐歌》都是采用《四合》中一部分加花编成的乐曲;

《三六》原名《梅花三弄》。主体由多个曲调组成,各个曲调间采用一个相同乐段的“合头”串连。不尽相同的曲调形成调式、速度上的对比,它们由“合头”拉扯着,形成分散、聚合的效果。这种“循环体”结构在中国器乐曲中常见。《花三六》是在《三六》的基础上采用加花的艺术手法形成的乐曲。是“丝竹”乐的一个分支,流行于江南,盛行于沪宁杭地区。丝竹指两类乐器,即丝乐器和竹乐器。丝乐器指用丝弦的弓弦乐器,如二胡、琵琶、中胡等,丝弦乐器是弦乐器的一种,多用弓弦拉奏和弹拨;竹乐器用竹子为材料做成的乐器,如竹笛、笙、箫等。

江南丝竹流派繁多,曲目广泛,演奏技法成熟,擅长大型套曲,是中国器乐乐种中流传广泛的一支。近数十年发生了一些变化,无论从经典曲目或乐队编制、演奏技法方面都企图有所创新,即继承和发展并举。

丝竹音乐在中国的流播传承历史十分久远,早在《周礼·春宫》一书中就有:“……皆播之以八音:金、石、土、革、丝、木、匏、竹”的记载;《晋书·乐志》中也有“丝竹更相知”的说法。而自唐宋以来,诸多文献都记有丝竹音乐在江、浙、沪一带流行的大量文字记载。但现上海以及周边地区,是“江南丝竹”作为一个乐种最终定名和成熟的地区。

江南丝竹乐队编制灵活,一般以丝乐器和竹乐器为主体,配有一些打击乐器,如鼓、板、木鱼和铃等。可根据不同乐曲表现的需要和客观条件,小可以仅用一丝一竹两件乐器,如二胡和笛子组成乐队,大的乐队可以有数十人组成。主要乐器为曲笛、笙、箫、二胡、琵琶、三弦、扬琴、秦琴、鼓板、铃或木鱼。演奏形式分“坐奏”和立奏。

代表作品有所谓的“江南丝竹八大曲”:《中花六板》、《三六》、《慢三六》、《慢六板》、《行街》、《云庆》、《四合如意》、《欢乐歌》。此外,流行的还有《老六板》、《快六板》、《快花六》、《柳青娘》、《霓裳曲》等。

江南丝竹,它是流行于江苏南部、浙江一带的器乐合奏形式。以丝弦乐器和竹管乐器为基本编制,其中有二胡、琵琶、扬琴、三弦、笛、笙、箫等,还有一些打击乐器如鼓、板等。编制少则二、三人,多则七、八人。合奏时,每件乐器既富鲜明个性又互相和谐,手法常用加花变奏。风格优雅华丽,曲调流畅委婉。反映出江南人勤劳朴实,细致含蓄的性格特色。其代表曲目如:

《中花六板》,是从母曲《老六板》“放慢加花”衍生、发展成为与原型有一定对比的新型乐曲。“放慢”是将母曲的音调节奏,逐层成倍加以扩充,如将一拍放慢为两拍或四拍,用以扩大结构。“加花”是在放慢的节奏上,围绕母曲的骨干音,增添几个相邻的音,以装饰和丰富旋律。该曲曲调清新抒情,富有浓郁的江南风味;

《四合如意》是由八首曲牌联缀而成的大型套曲。包括《小拜堂》《玉娥郎》《巧连环》《云阳板》《紧急风》《头卖》《二卖》《三卖》。各曲调间没有素材上的必然联系,前后亮相次序,常取各曲速度和情绪。民间采用坐乐形式演奏,严格按照一竹一丝相间的顺序排坐,八个部分以不同乐器依次轮流独奏,有如击鼓传花,相互传递、相互竞赛,并与合奏穿插进行,音色对比,相逐成趣。《云庆》《欢乐歌》都是采用《四合》中一部分加花编成的乐曲;

《三六》原名《梅花三弄》。主体由多个曲调组成,各个曲调间采用一个相同乐段的“合头”串连。不尽相同的曲调形成调式、速度上的对比,它们由“合头”拉扯着,形成分散、聚合的效果。这种“循环体”结构在中国器乐曲中常见。《花三六》是在《三六》的基础上采用加花的艺术手法形成的乐曲。

—-来自华音网

内容提要:环太湖地区的民族器乐乐种江南丝竹,其曲目积累迄今已有数百首以上,联系这些曲目生成的历史时代和文化背景,根据迄今收集整理在册并在民间和专业场合经民间艺人乐班、近代文人乐社和现代专业乐团演奏过的乐曲分析,江南丝竹乐曲整体上即显现出有素材来源、生存范围和传播途径不尽相同但又相互关联的三种不同文化类型的曲目。其中“民间传统曲目”、“雅集编配曲目”,在当代不仅应当得到更多理论研究和演习机会,使之继续传承;“专业创作曲目”亦应当同时予以重视和提倡,使之能持续发展。

大奖88pt88手机版 1

关 键 词:传统器乐/乐种/江南丝竹/曲目

4月20日下午,沪东工人文化宫回荡着婉转悠扬的丝竹之声,仿佛将听众带回了小桥流水的江南。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茉莉花江南丝竹社、上海江南丝竹乐团两支非职业乐团同台奏响“丝竹春声”——江南丝竹专场音乐会。这也是第36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主题展演音乐会之一。

作者简介:伍国栋,民族音乐学家,南京艺术学院特聘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舞台上多了张八仙桌

环太湖地区的江南丝竹作为传统小型器乐合奏“乐种”,在其本体音乐构成中,传统曲目的生成和积累是为这一音乐品种的核心部分。江南丝竹乐种迄今到底有多少传统曲目积累和流传?可以说其定数是难于统计和估量的。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根据20世纪晚期完成的民族民间音乐收集、整理系统工程之一的《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上海卷》(以下简称《上海卷》)、《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江苏卷》(以下简称《江苏卷》)、《中国民族民间器乐集成·浙江卷》(以下简称《浙江卷》)①等“集大成”的音乐资料著述,从中了解到江南丝竹传统乐曲积累和传播的大体面貌。其中《上海卷》选载收集的江南丝竹传统曲目65首,《江苏卷》选载收集的江南丝竹传统曲目75首,《浙江卷》选载收集的江南丝竹传统曲目77首,三地区选载共217首。

江南丝竹是以丝弦乐器和竹管乐器为基本编制的中国传统器乐合奏形式,流行于江浙沪地区。其风格优雅、曲调婉丽,既富有江南秀美之风,又尽显都市灵动之韵,是民族器乐中最具地域文化特色的乐种之一。2006年6月,江南丝竹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由上海市群众艺术馆作为项目保护单位。

仅此统计数字而言,江南丝竹传统乐曲在民间的确有非常丰富的遗存和积累。统观这些曲目音乐材料的历史来源,总体上可以将之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在环太湖地区流传已久的民间乐曲;另一类是经环太湖地区都市文人乐社和专业丝竹乐社成员根据古典乐曲或民间乐曲整理、移植编配的传统乐曲。

音乐会上亮相的市工人文化宫茉莉花江南丝竹社已有68年历史,而由上海市群众艺术馆(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牵头组建的上海江南丝竹乐团则是一支年轻的团队。“无论哪支乐团,都在江南丝竹的演奏上进行了很多创新。”上海市江南丝竹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上海音乐学院教授成海华说。

其后至21世纪初,江苏文艺出版社于2003年出版《江南丝竹音乐大成》②,在精选民族民间器乐集成《上海卷》、《江苏卷》、《浙江卷》所载以上两大类来源传统曲目的同时,又精选了近代音乐家根据江南地区民间原有曲调改编的丝竹乐曲和现代专业音乐家创作的一部分旨在弘扬和发展江南丝竹音乐创作的江南丝竹新曲,将其合编成册,共汇录江南丝竹乐曲148首。

当天的演奏曲目既有《行街》《阳八曲》等传统丝竹佳作,也不乏《御风》《蒲江韵》《江南情韵》等充满浓郁江南韵味的民乐新曲。演出近半,舞台上忽然多了张八仙桌,身穿长衫,持二胡、琵琶、小三弦等乐器的乐手们相继入场,在桌旁坐定,毫无阻碍地加入原先的演奏队伍中,美妙的音符构成一曲《玉芙蓉》。“这个九重奏复原了清客串的样式。”市群艺馆副研究馆员、上海江南丝竹乐团发起人之一蒋薇介绍,江南丝竹是一种民俗性的音乐,民间庙会、办喜事,都会请来丝竹先生,围着八仙桌演奏,“演奏水平越高,主人家越有面子。”这种传统的演奏方式,也意味着江南丝竹是一种“磨”出来的音乐。市宮茉莉花江南丝竹社指挥吴坚说,传统江南丝竹演奏时,乐手可以随时加入,自由地用音乐中舒展情感,“很多名曲就是在合奏的时候‘磨’出来的。”

大奖88pt88手机版 2

大奖88pt88手机版 3

图1《江南丝竹音乐大成》书影

《浦江韵》以“江南丝竹”和“上海说唱”两组非遗项目相结合的艺术形式来演绎,融合丝竹音乐、沪剧绣腔、田头山歌、民谣说唱等艺术内容,让观众感受上海百年历史风貌和浦江两岸日新月异的变化。

这样一来,联系各种曲目生成的历史时代和文化背景,根据迄今收集、整理在案并在民间和专业场合经民间艺人乐班、近代文人乐社和现代专业乐团演奏过的江南丝竹乐曲,即显现出已经包含有了素材来源、生存范围和传播途径不尽相同但又相互关联的三种不同文化类型曲目。

压轴曲目《龙凤呈祥》由两个乐团合作演出。编曲之一的吴坚介绍,曲子运用传统江南丝竹连缀体的乐曲编排技法,仿效江南丝竹在上海地区传统婚庆典礼上演奏的套路编曲而成。根据婚庆仪式的场景需求,连缀串排了凤凰三点头、新结婚、小拜门、小六板、老六板、花清音等10余首传统的曲牌和民间乐曲。这回的舞台上,不仅有八仙桌,还点上了龙凤烛,现场气氛也随之达到了高潮。

这三种不同文化类型曲目即为:清末民初以前即在民间流行的与民间乐人和民俗活动演奏相关的“民间传统乐曲”;20世纪初开始产生的与文人雅集和自娱自乐演奏相关的“雅集改编乐曲”(其中又含移植和改编两型);20世纪后期出现的与专业音乐家创作和音乐会演奏相关的“专业创作乐曲”。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