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来养老我们的爹娘?

作者:段希声

图片 1

  原标题:探访湖南被关猪圈老人:事发时小儿子在外打工,警方控制儿媳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这几天,在我们当地,一个视频刷屏了。大冬天的,在一间由猪圈改成的杂屋里,一位老人半躺在地上,旁边横着一根拐杖,在她的身后,有一张简陋的床,堆着破旧的被子。

  在湖南娄底双峰县沙塘乡民实村,乡村马路旁有一排排民居,其中三栋房靠近山边。后面两栋是看起来很新的楼房,前面则是一栋老旧的红砖房,里面有鸡舍、猪圈。在猪圈改成的杂物间里,住着一个93岁的老人,她的儿子儿媳,就住在后面的楼房中。

杂物的门洞空荡荡的,没有装门,窗户也是空荡荡的,没有玻璃,冷风嗖嗖直往屋里钻。门口有个开了一个方洞的铁栅栏,饭菜就是通过这个洞口放进去,直接搁在地上。

  “93岁老母住猪圈”的消息曝光后,当地相关部门将老人接了出来,送进了医院。

写在前面

这位老人已经九十三岁,耳背,腿脚不便,有些老年痴呆。她一共育有三子一女,原由三个儿子按月轮流赡养,近期轮到小儿子照顾,儿媳将其单独安置在这间杂屋内,状如弃狗。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父母养育子女受尽辛劳,当他们老了,绝不应该遭受如此对待。

今天,希声君看到一条新闻时,还没细看就已经出离了愤怒:

而小儿子一家人,就住在杂屋后的一栋楼房里。

  12月6日,有网友爆料称,在娄底双峰县沙塘乡民实村,一名93岁的老人被关在猪圈内,屋外还设有铁栏栅。当地居民将此事告知村支书肖望春,随后,老人被接了出来。

湖南九旬老太被儿子关猪圈 饭菜从铁栏口送入。

此视频一出,群情激愤,政府也出面干预。如今老人已被送往医院,估计后续情况会有好转。

  7日,潇湘晨报记者来到这名老人居住的地方,了解到她已被送往双峰县人民医院检查治疗。老人名叫龚金秀,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事发时,她正住在小儿子家,由小儿媳王彩虹照顾。目前,警方已对老人的儿女进行了教育训诫,对王彩虹进行了控制。

图片 2

父母老无所养的情况其实很多,在农村,近80%的老人没有养老金,有三成的老人生活需要照料,农村贫困人口达860万。

  现场

具体的内容更是让人不忍心看。

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但是像这般恶劣的确实不多见。

  猪圈改成了老人的卧室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太瘫坐在猪圈冰凉的水泥地上。

这些老人,一辈子都生活在困窘中。他们把孩子养大已经拼尽全力,再无余力为自己养老,只能被动地依靠儿女赡养。

  从网友提供的视频,记者看到,龚金秀头戴毛线帽,穿着厚厚的棉衣,瘫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附近有一张木板凳,靠里面的墙有一个简易的木板床,木板床上摆着垫被和棉被。铁栏栅门下有一个正方形的口子,通过这里投递食物。

老太名叫龚金秀,沙塘乡人,今年93岁,

中国是个崇尚孝道的国家,古人一边倡导“养儿防老”“多子多福”,一边又感叹“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7日上午10时许,沙塘乡乡长朱金玲说,“12月6日才接到居民的反映,只是一个杂屋,我们采取了相关行动。这是家庭内部的问题,要派出所调查取证处理。”

耳背且腿脚很不方便,神智不太清醒。

在许多家庭里,年老体衰的父母成了儿女们都想推卸的包袱。尤其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的父母,更是久病床前无孝子。

  在当地居民指引下,记者找到了龚金秀居住的“杂屋”,这个老旧的“杂屋”有两层,旁边还有两栋看上去很新的楼房。“左侧是大儿子的房子,右侧是小儿子的房子。”双峰县沙塘乡民实村村支部书记肖望春说,龚金秀有3个儿子,分别是肖河湘、肖河春、肖河田,其中大儿子家和三儿子家紧挨在一起,二儿子家相距他们200多米。

老太有三儿一女,

儿女之间因为不愿奉养父母,或者因为奉养不均反目成仇、导致父母被抛弃的新闻屡见不鲜。

  记者看到,“杂屋”所在的一楼有鸡舍、猪圈等,龚金秀就住在从左向右数的第三间,这间房前面的铁栏栅门已被取走,里面除了一个长方形的猪槽,已经空无一物。外面墙上有一个半月形的喂食槽,食物通过墙壁凿穿的小孔可以直通里面的猪槽。

由三个儿子按月轮流赡养,

许多父母只能轮着在儿女家居住,由儿女轮流照顾。

  肖望春说,这间房原本是用来养猪的,龚金秀住进去的时候,打扫干净后变成了一间“杂屋”。“当时我看到的时候,差点哭出来。”肖望春说,12月6日中午,突然有村民告诉他,说旁边一名93岁的老人被家人关在猪圈。肖望春赶过去证实此事后,通知了派出所、乡政府。

这段时间轮到小儿子,

当父母收拾包袱,从一个儿女家转住到另一个儿女家时,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仰人鼻息的晚年生活,实在透着太多凄凉。

  调查三个儿子按月轮流赡养

其小儿子将其关在一间条件极差的屋子内。

再深再浓的感情,也经不起现实的无情碾压。自私自利的人性,会让人类为了保全自己作出趋利避害的选择。

  记者了解到,龚金秀由三个儿子按月轮流赡养,近期轮到小儿子照顾,而小儿子的媳妇却将老人单独安置在自家杂屋内。

这间屋子本是个猪圈,条件特别差,

养儿防老从古至今都是一个伪命题,戳心的现实告诉我们,养老不能靠儿女。

  事发时,龚金秀的大儿子、小儿子均不在家,记者找到了二儿子肖河春。他介绍,父亲56岁时就去世了,是母亲龚金秀将他们拉扯大的,老三在长沙,住在厂里宿舍,平时很少回家,基本都是弟媳王彩虹在家里。

铁栏门和纸窗户根本不足以抵御严寒,

中国的很多父母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孩子的父母,可是他们在孩子心目中的地位并不高。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更是说不清理还乱。

  据了解,三兄弟平时不大来往,王彩虹将母亲安置在“猪圈”,肖河春夫妇并不知道。“关在猪圈,当然不好,每个人都要老的。”肖河春说。

老人每天的饭菜也就是从铁栏的缝隙中递进去。

无止境的付出,不恰当的教育,换来的是自私冷漠的下一代。在不少家庭,两代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随着父母的老去,孩子的成人,父母和儿女之间的代沟越来越深。

  肖河春的妻子彭枚兰左腿有点残疾,她带记者来到龚金秀之前住的房子,布置得还不错。彭枚兰说,她家照顾龚金秀是阴历9月初二到阴历10月初二(11月19日),随后便移交给了三弟媳。

01愤怒

儿女得不到父母的理解,父母也得不到儿女的尊重。两代人互相指责,彼此抱怨,不少父母儿女之间的关系势同水火、形同路人。

  没有人知道,龚金秀在“猪圈”待了多久。12月6日晚,龚金秀被沙塘乡相关负责人接出,送往双峰县人民医院住院检查。

看完具体的新闻,我是真觉得心里像是有团火在烧。

随着父母的老去,儿女的话语权越来越大,而父母,几乎已经失去了话语权。一旦父母需要赡养照顾,这些多年积累的矛盾隔阂就会逐渐浮出水面,被一些小事瞬间引爆。

  医院目前住在重症病房

要知道这会已经是冬天了,

所谓的父慈子孝就像墙上的婚纱照,不过是欺人的谎言。太多不得已,太多真相被掩盖。

  7日下午,记者来到双峰县人民医院住院部4楼神经内科,从护士长口中得知,龚金秀老人住在重症病房。据介绍,龚金秀耳背,腿脚不便,有时候神志不清。

我特意查了一下双峰县最近的天气。

父母在精神和经济上双重的极度匮乏,导致晚年的他们与社会逐渐脱节,越来越固执;而儿女们在谋生谋爱路上疲于奔命,自顾不暇,或者由于道德感严重缺失,相互推诿责任,亦导致养老矛盾日益尖锐。

  在医院里,当地居民朱宜圭告诉记者,龚金秀有老年痴呆症,前一段时间,摔了一下花了300多元医疗费。

图片 3

毕竟,人到中年的儿女们,既要赡养父母,又要养育孩子,也确实不容易。

  “王彩虹以前有精神疾病,曾去过医院,有时候发病了会满山跑。”朱宜圭说。

和希声君家这边情况差不多。

所幸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购买了养老保险。只要没病没痛,晚年基本可以做到经济独立,不必依靠儿女赡养。

  王彩虹的母亲谢女士说,自己也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但子女很少过来看她,她眼睛看不清,平时都是自己生活。问起王彩虹的情况,谢女士表示不清楚。

就不要说直接躺在地上了,

即便将来生活不能自理,还可以选择入住养老院。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去麻烦儿女的。

  目前,龚金秀由大儿子、二儿媳陪护,情况暂时稳定。双峰县公安局沙塘派出所依法对老人的儿女进行了教育训诫。

连我这个正是处于身体最好阶段的小青年都被冻得鼻涕一抽一抽的。

但是,仍有很多老人,由于历史的原因,只能依赖儿女赡养照顾,尤其在农村,这一现状,依然没有得到改观。

  相关部门将监督子女赡养老人

而且我还是待在四面不透风的家里,手里还捧着个暖手宝。

这世间没有完美的父母,也没有完美的儿女。我们只有在彼此的包容里,搀扶着前进。

  双峰县沙塘乡民实村联村工作组组长彭鹏展说,12月6日中午,村支书、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后,通知了乡干部,然后快速将龚金秀接出来,临时安置在二儿子二儿媳那里。回来后,当即开会讨论如何妥善处置这一问题,当地卫生院介入后,考虑到老人的身体状况,送到了县医院,现在病情稳定。

更不要说这样一位年过九旬的老奶奶所受的虐待:

在国外,父母与儿女都是分开居住,甚至来往很少,更无养儿防老一说。健全的养老制度,优厚的国家福利,让老人们老有所养。

  胡鹏展说,他们召开会议后,要求龚金秀在外地的儿子回来。老人的孙子、孙女也赶到了医院,对老人的治疗进行安排。12月7日上午,他们还召开了关于老人的专题会议,对龚金秀后期的生活做了妥善安排。另外,乡党委、乡政府、村委会会监督此事。

直接就在这样寒冷的时候,

这也是我们未来的发展趋势,政府应该成为养老的第一责任主体,其次才是儿女。

  双峰县公安局政工室刘警官说,目前,警方已经将王彩虹暂时控制了,具体情况还在调查取证。

没有任何取暖方式地躺在水泥地上。

与其把九十三岁的老母住杂屋这件事提升到一个道德制高点予以批判,不如深挖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加强社会养老保障,争取全民都能老有所养。

  虐待家庭成员可判7年

四面无遮无拦,冷风肆无忌惮地刮在她的身上。

毕竟,靠人性的觉醒,良心的发现,道德的约束,都不如靠国家完善的养老制度来得更实在更可靠,更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依据《刑法》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虐待行为可分为两类:一是肉体摧残,如殴打、冻饿、禁闭、捆绑、有病不给治疗、强迫过度劳动等;二是精神上折磨,如侮辱、咒骂、讽刺、凌辱人格、限制自由等。对亲人的伤害不只是家事和道德问题,还会因此触犯法律。

这得多冷啊!她的儿子怎么就忍得下这个心?

愿天下老人,纵是已近黄昏,也能夕阳无限好。

责任编辑:张义凌

关键字 :
打工医院大儿子

02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揣度

我要反馈

冷静下来一想,我就不得不为老人小儿子冷酷的算计点赞。

网站地图xml地图